第四百五十八章 血之惩罚

争霸仙尘 刘圣 3231 字 6天前

“你想他们死吗?”血清云忽然问道。

白天羽叹息一声,“能做到吗?”

血清云抿了抿嘴,“你相信我吗?”

白天羽点点头,当下已是生不如死的他,又岂会在意什么。死不算什么,只是仇还没有报。

白天羽轻声道:“什么信不信的,你想做什么,我帮你便是。”

血清云翘起脚,努起嘴唇,眉头微微皱起,“你愿意让我活过来吗?”

白天羽长吁一声,“聂齿本也没打算让你死。”

血清云翻了个白眼,愤愤道:“你这人,说话能不能好一点,明明是一句好话,说着咋就这难听呢?我是说现在,你愿不愿帮助我,让我彻底的复活过来,我一旦复活了,你可就再也管不了我了。你真要帮我?”

白天羽干咳了两声,呕出一口鲜血,缓缓说道:“我本来也没打算要拘束着你啊,我之所以想把唤出来,是想让你帮我做一件事,但既然你帮不了我,那也就算了。”

“什么事啊?”血清云晃荡着两条手臂,“你不说出来,我怎么帮你啊?”

“你无法独自聚拢三魂,携带东西赶路,所以,你帮不了我。”白天羽越说越感到绝望。

“那我活过来不就好了!”血清云朝着他嫣然一笑。

“你要我怎么帮你?”白天羽心弦微动,苦涩问道。

血清云微笑道:“你先说,要我帮你做什么,我再告诉你,你要怎么帮我。”

白天羽苦涩一笑,“我只想要你帮我把那个锦囊,还给聂齿。”

“就这个?不用我救你出去?”血清云原地转了个圈,摆出一副鬼脸,吓唬那些个半仙儿囚徒。

当然,他们也不会怕,因为她太美,漂亮的女鬼怎么会可怕呢?明明是可爱嘛!

可他们谁也不会想到,俏皮的女鬼,凶起来时,在害怕就已经晚了。

白天羽嗤笑一笑一声,哀莫大于心死。

“好吧,我答应你。”血清云微笑着说道。

“接下来,我该怎么帮你?”白天羽吃力的扬起头,不动还好,一动全身寸寸如撕裂般的疼痛。

血清云甜美的笑着,上前安慰道:“好啦好啦,你不要动,只需为我注入魂力即可。”

白天羽神念微动,将自己的灵魂之力,一股脑儿的灌入血清云的灵魂之中,任她调动。片刻之后,白天羽双眼一闭,昏死过去。

“就这么点力量啦?”血清云晃荡着手臂,在白天羽的面前,喃喃道,“罢了罢了,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能挤出力量来,已经很不易了。”

原本,她是想凭借白天羽的力量,一鼓作气,直接宰了那些碍眼的家伙们,用他们的鲜血,重塑自己的身躯,现在开来是够呛了。因为白天羽伤的太重,魂力剩余太少,仅是挤出如此少的魂力,就已无法再抗拒疼痛,直接昏死过去。

那些囚徒与白天羽不同,他们在各自的牢房内,并没有被镶嵌在柱子上,有些绑着铁链,有些干脆什么都没绑,因为当初将他们关押进来的人清楚,那些个废物,根本装不开仙铁栏杆。

血清云于是施展出魅惑之术,朝着那些色眯眯的汉子们问道:“你们谁愿意为了我流血啊?”

一位满脸脓包的汉子赤裸着上身,笑眯眯答道:“我们愿意为你流精。”

“去你妈的滚!”血清云大怒,本想直接冲杀过去,宰了那色胚,却又怕一击不成,白白浪费了白天羽仅存的魂力。

毕竟,她现在只是鬼魅之身,没有真实的体魄,但是化虚为实,就要消耗掉相当可观的力量,再要打人,更是难上加难,万一不成,可不就要前功尽弃了,那时才是真的绝望。

血清云见那些色胚子,一个个满脸笑意,却没有一个人,说什么仗义话。

也就是这等下流货色,总想着白嫖,痴人说梦,才会一招不慎,被关在此处。

她扭回头,看了看白天羽,虽然同被关在此处,可白天羽就不一样。

情人眼里出西施,对血清云而言,白天羽怎么看怎么顺眼,再环顾四周,更是衬托得白天羽英姿非凡,洒脱潇洒……

血清云无奈努了努嘴,回头看看白天羽,满身是血,尤其是脊背处,浓稠的血浆还在止不住的向外流淌。

咋办呢?反正也是流,干脆就利用他的鲜血,先为自己塑造一副身躯皮囊,不管怎样,先复活,有了身躯,至少可以保证神魂不散。

想到此处,血清云轻轻贴了一个脸,拥抱着白天羽,感受着他的温度。

那些流淌出来的鲜血,被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裹挟着,竟不是垂直落在地上,而是朝着血清云的魂影缓缓流淌。

“唉!女鬼要吃人啦,那小白脸儿要惨啦,嘿嘿。”

“嘿,他娘的,老子还以为要当场表演呢……”

一群糙汉子说着惹人厌的糙话,自以为口无遮拦不是罪,总以为天塌不下来,小过错不应该收到惩罚。

血清云嘴唇轻轻依附在白天羽的耳畔,喃喃低语,“那些被你一起的,不珍惜的自己,我都会视若至宝,好好的珍惜起来,所以,千万要好好活着,要醒过来啊!我,爱,你……”

不管他听不听得见,她去了,身形一闪而逝,一条纤细的血线,如一条蛟龙,转瞬间刺透一名糙汉子的喉结,那汉子顿时大惊失色,满脸的惊恐,面部肌肉抽搐,看着连颧骨好似都跳了起来。

想说话,却又无法开口。

面前出现了一个血人……

全身上下,皆有一层稀薄的鲜血构成。

一个人,能有有多少鲜血,况且如果将白天羽的鲜血提炼殆尽,那他还能活吗?抽干一个人鲜血,再让他醒过来,岂不是太强人所难了?

血清云的这副身躯,仅仅是白天羽伤口上所流出来的鲜血,毕竟由这些鲜血,构成一副完整的人身还很难,只是有个框架,身体多处还只是空白,亦或是稀薄的鲜血。

不过,这就已经够了,足以拢住血清云三魂不散,且能发挥出微弱的力量。毕竟白天羽也不是一般的人,鲜血中多是精髓。

除此之外,更多的,仰仗的还是白天羽所借用给她的魂力。

灵魂之力,滴水如巨石。

加之这些人又弱,所以对付起来颇为容易。

一团鲜血,在那汉子的面前蠕动,最终凝为半刻面目狰狞的头颅,和一只完整纤细的手掌。

手掌上满是鲜血,半刻头颅上也鲜血淋淋,看起来那才叫白日见鬼……魔。

血清云本不想和这些下流胚子多说一个字,但见男人惊恐万分,忽然起了做为强者的挑逗之心,笑问道:“还想蹂躏我吗?”

那汉子连摇头带晃脑,脑子微动,脖颈处鲜血狂飙。

佳人变厉鬼,顷刻间,谁都没了那种玩味的兴致,但她有,厉鬼有。

“还说我家公子的坏话吗?”血清云此言一出,都不由得望向了白天羽。

一时间,除了那汉子连连摇头,现场鸦雀无声。

她是怎样离开那间牢房的,又是怎么变成血鬼的,没人敢问,也没人敢想。

“晃脑袋是什么意思?是想还是不想?怎么不说话了?不是很能聊的吗?”血清云伸手一推。

哗啦啦,一堆白骨里包裹着内脏,刹那间倒飞出去,撞在雪白的墙壁上。

那糙汉子当场毙命,只剩下一副骨骼与内脏。其余部分,皆化作鲜血,在血清云的面前,缓缓流淌,去除糟粕,只取血之精华,炼化于身,只是还要比正常女子矮小了些。

一众囚寇,皆以为血清云杀鸡儆猴,分分长出了一口气,更有些人,刚要与白天羽解释什么,只见血光一闪,又一具白骨倒地不起。

血清云这时已恢复到了正常人的身高,只是手里还拿着两颗珠子,一个碧绿,一个幽蓝,珠子内部,各有三物,都是些蚂蚁蚂蚱之类的弱小灵魂,翠若琉璃。

即便在场有很多傻子,也都知道,那东西正是先前那两人的灵魂。

一群没了头的苍蝇,以为血清云恢复了正常人的身高,他们就可以活命,虽是恐惧,然而还难免被她的美貌所迷惑,有人笑着点头,有人面色铁青,也有人面如死灰。

人之百态,皆在于此。

“知道我手里的这东西是什么吗?”血清云笑问道。

“知道、知道……”

“嗯嗯嗯嗯……”

一群人连连点头,再没有人说一句不在行的言语。

血清云手掌微微加重力道,一捏,嘭,琉璃珠破碎,流光溢彩,美艳极了。

只可惜三缕魂魄,就此消散于天地之间。

血清云当下实力,已完全可以碾压在场众人,于是将白天羽所借用给她的魂力,遣散,令其回到白天羽的身体。

只可惜白天羽还是没有醒。

一群囚犯,战战兢兢,皆有些不知所措。尤其是那些直来直去的糙汉子们,只是现在谁也不糙了。

那些伪君子们沾沾自喜,自以为自己的言语无错可查,加之那女子血清云,所杀之人,皆是正面讽刺白天羽之流,故而被那女子杀死。以为自己可以躲过一劫,可事实又是怎样?真小人受难,伪君子得以保全,果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