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静待

山海藏神录 问道寻 2103 字 6天前

……

当夜震杀完攻击他的蛇形沙怪后,他周围也铺满了一层“蛇形”沙怪的尸体。

“既然是生物,那就总是有弱点,现在总算解决了。”夜震轻笑道。

说完之后,夜震这才发觉,自己已被沙海下那股吸力,吸得不断下陷。

刚才正杀着沙怪,根本没有注注意,在他杀沙怪之时,身体已慢慢陷入沙海之下,此时黄沙已淹到他的半腰之处,整个人已陷进柔软的沙海中一半有余。

“我靠。”

再次爆了一句粗口,夜震双手拍向地面,想要借助这气劲之力,将自己反震而出,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两掌,宛如泥牛入海,除了溅起一点尘沙外,毫无作用,而且沙海底下吸力越来越大,他的身体也还在缓慢下沉。

“真是他妈的见鬼了,今天丢人丢大了。”夜震心中哀叹一声,再度爆了一句粗口,因为他已经瞥见,自家少爷和夜离,正飞奔而来。

夜梦离虽然一直和何影月几人说着话,但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夜震,虽然相隔足有百米之遥,但他依然看得清楚。

毕竟此地乃是神族的居住地“韵天神都”的坠落之处,虽然还不确定,但他可不敢大意。

刚才夜震遭受莫名怪物攻击时,他尚能镇定自若,但当夜震解决攻击他的怪物后,他的身体依然在下陷,夜梦离就意识到情况不是很好,待夜震向下两掌无用之后,他立刻行动了,百米距离,对他来说,只是弹指之间。

“嗯?…”

到了夜震近前,夜梦离轻“嗯”了一声,眉头微皱,他显然也是感受到此地非同一般,不仅威压强了,脚下竟然有股吸力,欲将他吸入沙海之下,他只得运转功法,抵御脚下这股吸力。

“少爷小心,这里有古怪,咱们脚下竟然有股吸力。”夜震苦笑一声,急忙提醒道。

彼时,夜离也赶到了,他同样感受到这里的异样,比之外围要强了不少,急忙运转功法,来抵御这无形的威压和地下沙海传来的吸力。

“少爷,不用拉我了,我感觉这沙海下,似乎有一个漩涡,正在拉我往下扯,不如我顺势而下,或许会有其他发现。”夜震拒绝了夜梦离拉他的好意,说道。

“这怎么可以,我不能让你冒险,要是底下有什么未知,岂非是害了你。”夜梦离说道,他没有同意夜震的要求。

“少爷放心,我感觉你说的神城,应该就在地底,这股吸力像极了某种阵法。”夜震说道。

此刻夜震已下沉到胸口部位了,做为夜家八卫之一,他理应冲在前方,否则岂不辜负夜家的培养,现在他直觉沙海底下定然有着什么,很可能就是夜梦离口中的神城。

“不行,你这样任其下去,非常危险,况且你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容易出事,还是先上来再做商议。”夜梦离说道。

“少爷您放心,我虽然没这方面的经验,但是好歹也在国外混过一段时间,如果有什么发现,我会捏碎我们的联络玉符。”夜震说道。

说完这话之后,他立刻放松了身体,任其沙海底下那股吸力拉扯下去。

夜梦离此刻想阻止也来不及了,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夜震被沙海淹没,不过他倒不是很担心,好歹夜震也是个半神级修士了。

“夜少,您为何不救震卫上来,反而任他下沉?”何影月护着下属,所以行动慢了点,眼看夜震沉入沙海,她不解问道。

“此处不是说话之地,咱们先回到刚才的位置,静待夜震回音。”夜梦离没有马上解释,而是先劝她退出此地。

“那怎么行?夜少,咱们是一起来的,夜震兄弟虽然有些本事,但谁知道沙海下会有什么,我觉得,咱们还是一起随着这股吸力下沉,然后一起应对未知之事。”卫丘陵说道。

他也感受到了,来自沙海底下的吸力,此时也下沉到小腿位置了,干脆顺其自然,他可不想错过地底的上古遗迹。

“卫叔,我觉得夜少说得有道理,既然夜震兄弟愿意探路,那咱们就稍待,若是有什么事,咱们还能想对策。”李永承说道。

他与卫丘陵一样,被沙海底下的那股吸力往下扯,同样被黄沙覆盖到小腿了,因为这里毕竟被称为死亡沙海,至今来过不少人,但无一例外,没有活口,他有些心虚,还有一点,他发现,他被那股吸力吸住了,丝毫动弹不了,唯有他们几人像没事似的。

夜梦离诧异地看了李永承一眼,没想到他的观点一致,这可是非常难得,毕竟这一路上,他似乎对自己有些微词。

“我觉得还是顺其自然好!既然来到这了,也被沙海下的那股奇异的吸力吸住,那干脆别抵抗了,一起随夜震下去,也好互有照应。”何影月说道。

说完这句话后,她除了分出些心神抵御这无形的威压外,干脆也放弃了抵挡这脚下的吸力。

因为何影月赞同卫丘陵的看法,因为不管她们何家,还是发丘、摸金两派,都是非常团结的,他们似乎对地底的那些宝藏不是特别动心,所以非常有取、舍之观念。

“难道你们忘了,此行由我做主,我现在的看法就是:静待,你们就算不相信我,也要相信夜震的能力。”夜梦离说道。

说完之后朝夜离使了一个眼色,夜梦离拉着逐渐下沉的何影月,没有再解释什么,快速地离开这沙海中心,而夜离也一手一个,夹着卫丘陵、李永承两人,往回奔去。

在夜梦离拉起何影月的纤手之时,李永承面色有些难看,但何影月没拒绝或是有挣脱的意思,而是任其拉着,这一刻他多么希望那个拉何影月的人是他,可惜这根本不可能。

“夜少,为什么不一起随这股吸力而下,反而是要等呢?这里可还从没有人能安全离开,到过这里的人不是喂了食人蚁,就是沉入沙海底下了。”被夜梦离拉着,何影月有些脸红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