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冥府之门

“我回来了!”

肖毅推开妖精的尾巴公会的大门,大声喊道。

这才发现公会内很是冷清,只有米拉杰和几个人在吧台上。

“欢迎回来!”米拉杰惊喜地跑出了吧台,“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

“我吗,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来着。”

肖毅摸了摸脑袋,没有说实话,想要给格雷一个惊喜。

“啊咧,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是谁?”米拉杰这才看到了肖毅身后的女孩,瞬间灵魂出窍,“难道这是你的女儿吗?”

“怎么可能!你也不看看她的年龄,都有罗密欧那般大了。”

肖毅抓住了米拉杰的双肩不断地晃动着。

“也是呢,那么她是?”米拉杰这才回过神来,她才不承认是自己失了分寸才错认了。

“她是...”肖毅凑到了米拉杰的耳旁神秘地告知了她,接着道,“要保密哦。”

米拉杰吃惊地捂住了嘴巴,甚是可爱。

“话说格雷呢?”

肖毅找遍了公会也没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你回来的真是太不巧了,艾露莎小队出任务了,而且是评议会的委托。”

“评议会的委托,看来纳兹也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

“而且是圣十大魔导位列第四沃洛德·辛肯亲自发布的委托。”

米拉杰面色凝重道。

“什么?有什么事是圣十魔导士解决不了的,需要委托我们公会。”肖毅这才认真了起来。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有艾露莎在,纳兹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吧。”

“恩。”

肖毅想到艾露莎,强大如她就算是圣十魔导也可以一战,也就放下了心来。

“对了,先给她安排个房间吧。”肖毅拉过乌璐缇雅说道,“毕竟和我这个大男人生活也不合适。”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别把我当小孩。”

乌璐缇雅鼓着脸不满道。

“放心,我可不会把你当小孩。”

米拉杰脸上笑着,心中却是把她当做了潜在的对手。

“这个小妹妹这么可爱,叫什么名字啊?”

“和罗密欧差不多大。”

“不过可比罗密欧可爱多了。”

罗密欧知道你们说的话,大概会伤心吧,真是一群怪蜀黍。

当得知眼前的小女孩将要居住在公会的时候,没有工作的众人全部凑了上来。毕竟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可是不多见的,除了温蒂之外,总算又多了一个。

看来,乌璐缇雅很受欢迎啊,那么他也就乐得清闲了。

至此,妖精的尾巴又增加了一名成员,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不过这个女孩子有些特立独行,不是捧着一本和她的脑袋一样大的书籍在看,就独自在后院练习魔法。

只有当肖毅来公会的时候,对方才会出现该有的活泼。

不知道是不是新身体的缘故,乌璐缇雅的魔法修行进展缓慢。好几天了别说时间之弧了,就连魔力存贮都很艰难。

这也是乌璐缇雅见到肖毅就凑上来的原因。

“话说,这个我也是没有头绪啊。”

肖毅也在苦恼着,毕竟他的能力也不是魔法,对于魔法他也只是个初学者。

“要依靠你,我真的是找错人了。”

乌璐缇雅吐槽完肖毅,暗自松了口气。

现在的身体,她觉得倒是非常方便,感觉就和之前的自己断了联系一样。

“你已经用生命赎过罪了!”

肖毅哪能看不出来,按在她的头上安慰道。

这个只能靠她自己想通了,别人说再多也没有用。

“我们回来了!”

艾露莎小队这时从人物归来。

乌璐缇雅一眼就看到了和纳兹打闹着的格雷,一时间居然不知所措了。

“去吧,总要面对的。”

肖推了一把乌璐缇雅,鼓励道。

“乌...乌璐...缇雅!”

格雷此时也看到了小孩化的乌璐缇雅,从一开始的感觉眼花了,接着确认,再到不敢置信,脸上变换的表情实在精彩。

“跟我来。”

乌璐缇雅轻出一口气,对着格雷说了一句,走向公会外。

肖毅不知道两人谈了什么,只是回来的两人都是一脸轻松,带着笑意,结果是好的就好。

在两人交谈的时候,纳兹也说起了这次任务的经过,居然遇到了黑暗公会冥府之门的下属公会噩梦之眼,同时得知了恶魔END的消息。

纳兹他们怀疑冥府之门持有名叫END的恶魔。

而纳兹的养父伊格尼尔就曾经想要破坏点END,不过最终失败了。

“出事了,有大新闻!”

杰特拽着一张报纸和特洛伊大惊失色地推开门跑进了公会。

一下子,吸引住了全员的目光。

“怎么了?”

“评议院被夷为平地了,就连议员们都死完了,据说是冥府之门干的。”

杰特缓了一口气,这才一口气说完了。

“什么!”

“燃起来了,老头子,让我去把那什么冥府之门杀个片甲不留!”纳兹一脚踩在桌子上,口中喷吐着火焰。

“纳兹,冷静一点,就连评议院都不知道冥府之门的总部地址,你去和谁战斗啊!”

肖毅捶了纳兹一拳头,无可奈何道。

“肖毅说的没错,我们先待命,以不变应万变,想好对策再说。”

马卡洛夫闭上了眼睛,思索了片刻之后才说道。

“会长,不好了,拉克萨斯他们受了重伤,现在在波流西卡那里救治!”

“什么!”

马卡洛夫再也不能淡定了,站了起来。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一个一个坏消息不停地传过来。

“我们快去看看吧!”

公会内瞬间变得空荡荡的,全员来到了波流西卡的小屋。

“拉克萨斯他怎么样!!”

马卡洛夫焦急的对从病房里出来的波流西卡问道。

“他们还活着,但是被魔障粒子侵害得很严重,这本是吸入一点点就会危及性命的毒物,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波流西卡不乐观道,“特别是拉克萨斯,最是严重。”

“或许我可以试一试。”

肖毅站了出来说道。

这次可是不能藏拙了,拉克萨斯他们的状况实在太令人担忧了。

不过,他也没说太满了,毕竟魔障粒子是个什么物质他也不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