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摧枯拉朽

“真的要死了么,不甘心啊……”

左晓蝶用尽最后一点力量给邓小昭释放一个恢复术,“逃,不要管我们……”

哐啷,路仲习惯性的踹开挡风玻璃,稍稍恢复的他怎么能无动于衷,安心的待在车里?一对带血的翅膀从路仲的后背张开,他怒吼一声道:“草泥嘛,老子跟你拼了!”

喊罢端着短矛冲天跃起,翅膀有一拍没一拍的扇动,摇摇晃晃的杀向异种暴君。

邓小昭滑下车提着冷芒剑同样杀去,左晓蝶叹口气道:“怎么那么固执呢。”

李铁和肖三孝浑身是血的护在左晓蝶两侧,异口同声道:“你不也一样?”

一百多战士而今只剩下不足四十人,他们全都聚集在第一辆车的前方,所有人准备孤注一掷,拼死一搏杀出一条生路!

“杀!!”

“干他嘛的!”

“老子杀了三十只,赚够了!”

四十人组成三角形队伍,像一把尖刀插进丧尸群!

见路仲飞来,小女孩样子的丧尸从暴君肩头站起,唧唧的叫着,路仲能从它的嘴角看到一丝笑容!

“笑你麻痹!”

路仲将矛头转向丧尸女孩,可是一只大手骤然伸出将短矛攥住,路仲的攻击戛然而止。接着另一个拳头在路仲的眼中迅速放大,“完了,要歇菜了!”

咻!

一道白光瞬间闪过,暴君的拳头停在了路仲的面前。

路仲趁此机会松开短矛,拍打翅膀拉开距离,他惊魂未定的望向暴君,只见它的右臂手肘位置出现一个碗大的窟窿,然后耷拉下来垂向地面!

暴君骤然转身看向右侧,路仲同样望去。

这时一声长啸自马路的另一边传来,接着五只钢铁巨兽携万钧之势碾压而来!

最前头的钢铁巨兽上站着一个男人,他再次搭上一支箭矢,只不过这一支燃烧着熊熊烈焰。长弓拉成弯月,接着两指一松。

红色的箭矢托着长长的尾焰射出,眨眼间穿过四百多米的距离出现在异种暴君身前。

“吼!”

异种暴君感到极度危险,竟然不顾一切的飞身躲开。红色箭矢穿过暴君刚才的位置然后落在不远处,就像是一枚炮弹从天空落下,轰然一声巨响,将近十米高的小型蘑菇云腾空而起。待烟雾渐渐散去,一块焦黑的区域烙印在丧尸群中,曾经那里的丧尸已然成了黑灰。

“队长?!”路仲瞳孔微缩,接着狂笑道:“是队长,哈哈哈,丧尸崽子你们的末日到了!”

“队长来了,我们有救了!”

“大家快回去防守,坚持住!”

路仲急忙的喊道,不停的在天空盘旋。

邓小昭冰冷的脸庞难得露出笑意,风流影在她身边显露身形,嘟起嘴道:“我可要吃醋了呢,你都没这么对我笑过。”

邓小昭白他一眼:“哪凉快哪呆着去。”

“你这个没良心的,”风流影一跺脚还真的跳到车顶坐着,不过若是有人观察就会发现,他握着匕首的手掌止不住的颤抖,显然是过度疲劳而造成的肌肉痉挛。

“姐,是张大哥吗?”左项天气喘吁吁道。

左晓蝶微微笑道:“是他,终于等到他了。”

刚才的爆炸车上的人看见还以为是部队发射的导弹,当听到路仲说是队长来了,一个人的名字从他们的脑海中浮现。

“张炎!”

“传说中的炎王?!”

“他来救我们了?!”

所有人都紧贴着窗户朝外望去,看到了令他们终身难忘的一幕。

五辆改装大巴像是五头巨兽,闸刀,转轮,突刺等等武器弹出,犹如割麦子般将丧尸斩成几段,就连二级重甲者也挡不住,被大巴撞飞后只能爬着走。

张炎双臂一张,马路上的汽车,电灯,护栏等金属纷纷化成液态,然后迅速凝聚成一个黑色球体,黑色球体越来越大,最后定格在直径五米的高度。

张炎纵身一跃,整个身体没入黑色液态金属球中,就像是画龙点睛一般,液态金属球宛若有了灵魂,接着形态迅速变化,一个与张炎七分相似的钢铁巨人出现在原地。

五米高的黑色钢铁巨人伸手抓住路灯,然后像是拔葱一般将路灯从地面拔起,接着路灯在钢铁巨人的手中软化然后重新凝聚,一把四米长,一米宽的超级大剑赫然铸成。

“敢杀我的人,全都给我死!”

钢铁巨人爆喝一声抡起大剑,丧尸如同韭菜被拦腰斩断,剑锋所指之处没有一只丧尸站着。

平均身高两米的丧尸在五米高的钢铁巨人面前就跟侏儒一般,两脚迈出都能踩死好几只。钢铁巨人犹如天神下凡,丧尸此时脆弱的像蝼蚁,就连异种暴君神情凝重,不敢有所动。

“卧草,队长成神了!”

“这是巨神兵?”

“队长,给我留一点啊,我还要攒钱还债呐!”

欧阳超从大巴车内跳下,青铜战斧划出一道风刃,一条线上的丧尸瞬间倒地。

方志专挑二级丧尸,凡是被他盯上的丧尸都是脑袋炸裂的下场,就算是二级重甲者也只能承受两枪。

萧雨带着大风还有李剑等人组成小队,一路直奔左晓蝶的方向杀去,短短三分钟内就将丧尸群横穿。

“有才、方倩、诗诗、无缺你们负责左侧,李剑、姜尚贤、姜尚义、范玮你们四人负责右侧,后面交给大风,小五跟着我!”萧雨迅速的布置防守,然后转身对左晓蝶等人说道:“诸位幸苦了,接下来交给我们吧!”

每一边四个人,也就是一人守护一辆车,当左晓蝶还没表示怀疑的时候,所有人都爆发出强劲的气势!

“二阶,全部都是!”

“好强的气势,压得我喘不过气。”战士惊呼道,二阶的左项天已经够牛批了,这下来了九个,更加牛批的是三十米的大蛇,还有那只奇怪的企鹅!

左晓蝶喃喃道:“这就是烈焰战队吗?”一颗石头终于落地,她放松的那一刻差点摔倒在地,幸好被左项天扶着,疲惫犹如潮水涌来,左晓蝶意识渐渐模糊。

“姐,你怎么了?”左项天急忙道。

李铁观察片刻道:“小蝶应该没事,只是太累了,让她休息会吧。”

左项天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是累的?”。

“你静下心,仔细听,她是不是在打呼噜?”

“我手机还有电,帮我录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