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又遇欺压

除此之外,他们也希望穆天尘担任下一届镇玄使。据他们讲,这世界再过不久,就会进入地仙争鸣阶段,趋时,这世界将会再次重新洗牌,能否抗下去,与镇玄使有着极大关系,镇玄使乃是玄黄界的掌管者,也是地仙争鸣的发动者,一但发动地仙争鸣,那么这名镇玄使任务也就此结束。这期间他们会选拔下任镇玄使,来维护玄黄界秩序,其中穆天尘实力够硬,是最合适的人选。

当然镇玄使也是人,有着私心,就像天堂三大护法神金刚,泰坦,摩罗,则是镇玄使培养的地阶人,目的自然是为他服务,然而他们均败给了穆天尘,这就尴尬了,因此便引来了这上界风云二使,邀请穆天尘担任下届镇玄使,若他担任上,丢失古昙神龛的罪名也就不是一个事,也能化解上界与他之间带来的摩擦,消弭误会,若是不能,则将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纵使穆天尘再固执,他面对这两位来自上界的大使也不得不服软,毕竟他也没有把握敢与这样的存在战斗,再者担任镇玄使的任务与自己的目的没有冲突,反而切合度很高,所以他也就暂且答应下来。

之所以答应他还不单单只是化解自己与上界人的冲突,其实他就是他们口中的病毒与异端,要不是十倍爆率被融合了任侠诀的焚天任侠功给掩盖,他早就露馅了,每次施展焚天任侠功杀人,都会连同装备与人一齐消失,从而在攀云峰那天,墟风使才没看出任何端倪,误以为他动用了传承能力,才有这种非凡的能耐,故而没有再对穆天尘产生过多大怀疑,至于谁是病毒,异端什么的这个也需要调查,至少穆天尘答应了他们担任下届镇玄使,也就消除了他们的警惕。

以上便是穆天尘几天前遭遇,他所遇到的皓云使,便是一个好说话的人,而此人也是一个拥有着一步百里的能人,这种能力让穆天尘算是开眼界了。所以,仅凭他这个连火光遁都不够精湛的他,凭什么来跟这些大拿较量?还不得猥琐发育?

此刻,他也知道自己的十倍爆率,已经惊动了上界人,为此,他不得不收纳,起码来说,副本才是他最好的去处。玄阶副本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没有人员限制的练级副本,还有一种是人员限制的挑战副本。这种副本往往需要三人至六人,甚至十人团,二十人团都有。

就拿罗刹门,这是一种练级副本与挑战副本的集合体,若是单人通过练级副本,才能开启挑战副本,像玄阶的挑战副本,则需要三人或以上参与,因此穆天尘需要单人通过罗刹门练级副本,才能进行挑战副本。

此刻他驾驭着小蛟向岐山全速前进,不到半小时时间,他便从东洲的东部地区,越过了姑苏城的上空,直往西方飞去,再过一两分钟他就达到了岐连山脉。

来到岐连山脉,不难发现,此地的三道关隘已经正常开放,有许多人在此关隘,集结,组队干什么的都有,连地摊也有,这种现对他而言要的就是这种和谐效果。

这里他也就仅仅看了一眼,便向山脉北端位置冲去,不一会,就来到一道峡谷的上空,来到后,他直接跳了下去,而小蛟也一如既往,找到一个有水潭的地方潜去,没有主人叫唤它是不会出现,甚至会趁机吃光那池塘或湖泊里的鱼。

这没办法,小蛟需要长身体,营养什么的必须得跟上,上次它吃的三品灵石已经被它消化,现在又开始闹腾要吃灵石,只有灵石才能保证它一段时间不用再补充能量,若非灵石,它会一直找普通生物吃下去,但生物身上蕴藏的这点能量还满足不了它。

为此,穆天尘也是心急啊!就在他从小蛟身上跳下后,就该谷口有不少穿越者再此哟呵,喊着组队,而他的到来,立马引起一个西装笔挺的东方面孔男子注意,只见此人上前,向穆天尘问道:

“朋友,你是来过任务的吗?正好我们不良人小组五缺一,你有没有兴趣加入?”

“喂,朋友别不给面子啊,我们队长可是玄阶满级的大佬啊,有他负责带队,还怕过不了副本?而你这玄阶80级想独自通过罗刹门副本,这可能吗?”

“兄弟,你倒是说个话……”

这名西装男不依不饶的拦阻着穆天尘脚步,向他连连发送组队邀请,结果穆天尘压根就不理他,直接往谷口位置的一名副本镇守官行去,来到后,他向副本镇守官啰嗦了几下,就听见系统传来的声音,是罗刹门练级副本开启,请在六个小时内通关。

得到提示后,穆天尘对这个仍旧想邀请他组队的西装笔挺男露出一个谜之笑容,就一头扎入副本中消失。

这时,这个西装笔挺男,顿感这人似乎在笑话自己,于是他立即跑到附近营地,找到了他的队长,屠千刀!

屠千刀人如其名,凶神恶煞的样子,足以吓坏一些前来寻求组队练级的人,在他得知有个玄阶80级的短发男,无视他小弟组队邀请后,他十分恼怒,喝道:

“娘希匹的,在老子地盘上,居然还有这种不给面子的杂碎,老子屠千刀好歹也是一名玄阶满级的刀客,现在自降身段带你们这些杂鱼练级,已是莫大荣幸,居然还有不知好歹的无视老子,看老子不抓住他,剥了他的皮,让他敢无视老子!呸!”

屠千刀提着手中带锯齿的砍刀,威风凛凛的堵在副本门口,向身前这些想进入副本的人怒吼,他这样怒吼,自然引起不少人的强烈不满,这不有个玄阶45级的小伙,来到人群前对屠千刀喊道:

“喂,屠千刀,你还当这世界是以前那种横行无忌的时代?你要搞清楚,这里是东洲,歃血会的领地,有着罪恶值设定的,倘若你在这杀人,官府会第一时间派人来抓捕你的,你敢杀人吗?”

“哈哈,笑话,什么狗屁官府,老子屠千刀才不屑这一套,要对付你们,老子有的是办法,刚才是你这小子顶撞老子,很好老子就拿你杀鸡儆猴!”

屠千刀听了这个小伙的话,他不但没有气份,反而开怀大笑,只见他大笑后,便怒眉高扬,手中砍刀一紧,便向这个顶撞他的小伙杀去,他这一举动立即牵动这里所有人的心,他们惶恐着后退,生怕殃及池鱼。

面对杀来的屠千刀,这个小伙瞬间被吓得腿软了,没想到这个黑胡大汉,还真敢来真的,他仓促应对,结果,等级悬殊,他被屠千刀一刀撩到在地,受伤惨重。

接着,屠千刀没有杀小伙,而是一脚踩在小伙脸上,厉道:

“臭小子,你以为屠爷爷会杀你?大错特错,老子不但不杀你,还会很温柔的对待你,你想让老子背负罪恶值?天真,老子在你身上施虐,比起杀人还要惨烈,你现在就好好体验什么叫生不如死!”

他狰狞着脸,恐吓着脚下小伙,这个小伙想挣扎,然而被踩的力度越重,同时屠千刀安排几名小弟队友,替这小伙包扎,防止失血过多,不幸死亡,到时,罪名还是落在自己身上,此刻不难发现,他此举,正是在规则上打着擦边球欺负人!而这种欺负,在外围的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这时,被踩的小伙,他也被屠千刀这种做法吓得聚声泪下,向屠千刀求饶起来,然而他越是求饶,反而越是让屠千刀亢奋,越加的用折磨的方式来凌辱小伙。

就在小伙绝望之际,突然,屠千刀像是一只小鸡被一个大个子拧起丢一边,同时,屠千刀的两个帮凶被一手一个抓住就往天上扔去,之后,这个大个子,一手一发火球对着那两人丢去,不到几秒,被抛掷空中的两人在接触到火球时,就被焚烧成虚无。

如此突然,被扔到一边的屠千刀,显然还知道什么情况,一脸懵逼中,他爬起身来就开口咆哮道:

“是那个孙子,敢暗算你屠爷爷!快给老子滚出来受死!”

他怒吼着,目光乱扫,直到之前那个被自己施虐的小伙身边有个个头比他还有高大一些的人时,他顿感自己受辱了,于是杨着脸,提着刀,向此人恐吓过去:

“小王八蛋,刚才就是你暗算老子屠千刀的吧!你好大胆,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等级,老子玄阶满级岂是你能动的?快给爷爷嗑个响头,学声狗叫,老子或许会考虑对你温柔点,让你少受点痛苦!”

他威吓着,然而,周围的人却对他流露出可怜中还略有几分同情的模样,就连跟随他的几名小弟,也纷纷退避三舍,像是与他划清了界限,跟他再无关系。

而那个西装笔挺男更是认出了什么,只见他带着惶恐不已的模样,颤抖着四肢,颠着口齿,指着那个彪形男道:

“他他他……他刚才的发的火焰,不就是歃血会的会长吗?他怎么会在这里?那么刚才近入副本的难道是……他!”

他这话一落,进入屠千刀耳里,顿时,屠千刀也跟着颤抖起来,歃血会的会长的大名他又不是没听过,不就是传闻中的大魔王吗?被他杀的人会消失!而此人更是连天堂护法神都杀过,更是爆打昔日大闹姑苏城的地阶元帅凯丽,甚至还听说,他掌握着镇玄使的东西,这种东西可以吸收人神魂,关押在内,不得见天日。

对此,屠千刀在恐惧中也注意到周围人的表情,全都是一副同情的样子,这下,他再也硬气不了了,发挥他昔日活下去的技能,跪地求饶道:

“大爷,饶了我吧,小的知错了!”

“饶了你?为什么要饶你?你又没有杀人,没有犯法,求什么饶?”这个彪形男说着,便转身望向这个跪地求饶的人,这时他才发现此人有些眼熟,就是想不起是谁,他一脸郁闷着。而这人正是穆天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