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羡慕

艾小舟这回没换衣服,出行时便是那身飞鱼服打扮,英姿飒爽,清冷若霜。

楚云清在街口买了几个驴肉火烧,边吃边走,又买了肉饼和豆汁儿,用竹筒装着的豆汁儿,真是够味儿。

“你不吃啊?”他随口问道。

艾小舟摇头,“吃过了。”

其实,她是吃不下,这件案子事涉钦天监和国子监,又是发生在她康乐坊,偏偏还有人活下来了,上头给的压力很大。

正如跟楚云清说的那样,她起初就不觉得,这会是什么恩怨报复。

因为莫要飞是百户所的人,坊内坊外都知道,这人是京城的老油子了,为人处世油滑的很。地位不高不低,终究是沾着锦衣卫的名头,他这一滑起来,三教九流就能交到不少朋友。

所以说,莫要飞算是京城里半个包打听,那这种人,深知人脉的重要性,更知道谁是惹不起的,要说有仇家,不太可能。

至于能灭门的仇,那就更不可能了。

因此,艾小舟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是楚环玉杀人,更不会是什么的‘钦天监的高人被冲撞了马车,所以事后报复’这种谣言。

这是圈套,党争之内的勾心斗角。

在她所想的时候,楚云清已经喝光了豆汁儿,吃光了肉饼,又盯上了热气腾腾刚出笼的包子。

且这家伙已经过去要一屉了。

艾小舟不免皱眉,“咱们是要去办案的。”

“我知道。”楚云清随口答道。

包子摊的老板一见艾小舟这身锦衣卫打扮,顿时拘谨起来,便连摊位上的其他客人,也不似先前般随意。

艾小舟并未在意,问道:“你不着急楚环玉么?”

“着急。”楚云清拎着包子,道:“但我觉得,要是没吃饱,什么事都做不了。”

艾小舟便依他,然后去付了银子。

楚云清一边走,一边捏着包子吃。

虎背熊腰的一大汉,路上这么吃包子,可着实引了不少人注目,不少人都笑着看。

艾小舟眉头微皱。

楚云清打了个饱嗝。

“你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燕长雨此时出声。

“自家人知自家事。”楚云清淡淡道:“现在亏空的厉害,若我不吃饭填饱肚子,这劫雷就得吃我,要我的命。”

燕长雨闻言沉默。

楚云清用驴肉火烧送的糙纸擦了擦嘴,他此时心里想的,既有燕长雨之前所说的那个办法,也就是用御气雷化来逆向转化劫雷,还有就是唤醒小辅助。

因为御气雷化是玄术,这等神通不是那么好逆向施展的,稍有不慎走火入魔倒是其次,最怕坏了经脉或是丹田气海,对自身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那样,本就天赋平平的他,可真就没了翻盘的机会。

只有从天而降的真气,才能给自己延缓之机。

最好,是庞大到一口让这劫雷噎住,然后自己才能趁此逆转。

但这种事情,楚云清自不会与旁人去说。

有些东西,与其诉说,不如自己默默承受。

就如他现在这般,连走路说话,其实都要用上力气。

……

国子监就在眼前,今天来的晚些,学子们早都进去上课了,外边街上的人不多。

尤其是前两天这边还来了锦衣卫,更是没有多少人从这走了。

艾小舟上前,递上腰牌,国子监的值守根本不敢阻拦,进去通报一声,马上让路。

楚云清也得以,第一次进来国子监。

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就是置身此间,总觉得有种淡淡的失落感。

他起初不明,后来才知,是因为自己也一直想要读书,而这里是最高的学府,他羡慕,又遗憾于自己不能在这自由进读。

国子监中,路上有偶尔经过的学子,或结伴同行,或独自拿书。他们年轻,带着朝气,说说笑笑,谈吐从容,且不说为人品行,单是这份气质,就足让人自惭形秽。

此时冬日渐深,百树凋零,梅花凌寒盛开,假山旁便有一片梅林,雪白干净,幽香扑鼻。

楚云清站在这里,一时驻足。

“怎么了?”艾小舟看他一眼,笑道:“该不会也像那些酸儒书生一样,有诗情而发?”

楚云清摇头,也是笑了下,“只是突然觉得,我本该也是如此的。”

艾小舟一怔。

“读书识字,出人头地。”楚云清说道:“我也该在这里就读,光耀门楣。”

“你像是读书人么?”艾小舟瞧了他一眼。

“我原先,其实没这么壮的。”楚云清低头看了眼自身。

修炼外家之人,气血充盈,多是强壮的汉子,而他又有小辅助加深,四十年精纯气血,体格难免魁梧。

“那你到底羡慕的是人家能读书,高中状元风风光光,还是羡慕人家体态文弱?”艾小舟问道。

楚云清一愣,道:“我...”

他一想来,竟是哪个也不羡慕。

读书?他从小就不喜欢读书。

文弱?男子汉就得顶天立地,瘦瘦弱弱的样子,像是没吃饱饭,毫无精气神可言。

羡慕什么?

楚云清张了张嘴,他羡慕的,或许只是读书人能有机会,在国子监这等地方读书吧。

他四下看了眼,是啊,就是这样幽静而美好的环境,有假山,有池塘,干干净净的,充满着儒雅和书卷气。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艾小舟忽然道。

“什么?”楚云清有些疑惑。

“他们也会羡慕你啊。”艾小舟说道:“这些书生嘴上说着不屑江湖,可心里,不知道多想成为那般潇洒的人儿呢。仗剑江湖,驰骋天涯,快意恩仇,一言一语皆是故事,如何不让人羡慕?”

“是么。”楚云清还是第一次听说。

出入江湖,一身风霜,竟也会有人羡慕。

艾小舟跳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别瞎琢磨了。”

她说,“来个国子监,就自惭形秽了?那你要是去了皇宫,还不得走不动道儿?”

楚云清笑了笑,“那是我见识少了。”

艾小舟琼鼻一挺,“莫慌,等日后我带你到处瞧瞧,给你开开眼界。”

楚云清深吸口气,“好啊。”

自信,好像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而之前的那般羡慕或是自惭形秽的感觉,也终于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