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西门烈

豪门霸婿 半拉月亮 2153 字 1个月前

林华森挂掉电话,只感觉到浑身疲惫,如同强弩之末。

怎么能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想当年,自己刚继任家主之位的时候,那是雄心勃勃,壮志不已!

在燕北,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终于成为了燕北王!

这是多么耀眼璀璨的荣光啊!简直就是燕北中天里的太阳!

没想到,现如今却落地如此地步!真是可悲啊!

难道自己不该觊觎叶家的产业?还是叶尘就是上天安排给自己的克星?

林华森在西域幽冥宗门外,静静的等候着里面的回复。

心情的波动,让林华森的脸上挂满了失落之色。

他想起与叶尘交锋的过往,每一次不是十拿九稳的事,可是到头来,都让这小子化险为夷,平安度过一次又一次的劫难。

黑锋怎么会失踪了呢?欧阳鸿怎么就死了呢?

就在这时,幽冥宗的大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位道童,对着林华森说道:“师傅在里面等您呢,请跟我来!”

林华森赶紧平复了一下心情,跟着道童往里面走去,这里面是一个阔大的院子,人不是很多,但是,每个人都在认真的修炼着自己的功法!

林华森沿着宽敞的山路,来到半山腰上的一个石洞里,只见一个身穿藏青色长袍,长发垂然,从后面一看,就能给人一种道风仙骨的感觉。

这就是西域幽冥宗掌门人__西门烈!

“师傅!燕北王来了!”小道童对着师傅的背影说道。

“西门宗师,在下燕北王林华森,拜见西门宗师!”林华森对着西门烈躬身施礼道。

“你就是燕北王,林华森?”西门烈转过身,一张瘦肖的脸上,写满了阴险贪婪的**。他冷冷的看了看林华森说道。

“正是在下!”林华森非常礼貌的答道。

“说吧!找我来有何事?”西门烈开门见山的说道。

“实不相瞒,有人觊觎我林家家业已久,现在已经逼上门,要夺我家业。在下万般无奈,想请西门宗师出手相救!”林华森厚着脸皮,昧着良心说道。

“你要我怎么帮你?”西门烈一张**的脸上,顿时翻滚着淡淡的红光问道。

“我想让你帮我杀了这个人!”林华森阴沉着脸说道。

“如此说来,这个人很厉害?”西门烈看着林华森问道,眸光中闪烁着质问的光芒。

“怎么说呢?看上去平平常常的一个人,却怎么也对付不了?所以求西门宗师出手相救!”林华森如是答道。

“多大年纪?”西门烈问。

“毛头小子,最多二十五六岁!”林华森实话实说道。

“武功修为,出自何门何派?”西门烈又问道。

“据说是虚无老祖的徒弟!”林华森只能实话实说道。

“虚无老祖?”西门烈一脸惊讶的重复道。

“正是!”林华森答道。

“你怎么能和虚无老祖的徒弟作对呢?人好杀,可是事不好了结啊!这事我帮不了你,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西门烈直接就拒绝道。

“西门宗师,您不能拒绝啊,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出来,我们都可以商量!”林华森一听西门烈要拒绝,简直要崩溃了,连忙苦苦哀求道。

“一般情况下,虚无老祖属于名门正派,徒弟也不会胡作非为,这就是说,你说的不一定是实情!”

“即便我答应你,一旦事情败露,马上就会引起两大门派的争斗。这是最可怕的!”

西门烈不无忌惮的说道。

“您能不能化妆成普通人,人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事情给办了,这样总可以吧。”林华森主动为西门烈出主意道。

“暗杀!需要时机,太慢!而且传出也去不好听。”西门烈再次否决了。

“要不然,我聘请你做我的护院大法师!如果与他发生冲突,总可以名正言顺了吧!”林华森又赶紧出主意道。

“我堂堂西域幽冥宗掌门,去给你看家护院,还不让其他门派,把大牙笑掉?”西门烈又是连连摇头道。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林华森焦虑不安的问道。

西门烈看到林华森着急上火的表情,心中暗暗高兴。这样自己就可以多敲一笔。

“你准备出多少钱,摆平此事?”西门烈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听到这话,林华森心中高兴,只要谈钱,事情就差不多了:“这个您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我都会答应你的。”

“江湖有江湖规矩,你也知道,不是胡来的,您还是说说你想出多少吧?”西门烈想探林华森的底线的说道。

“我出江湖规矩的双倍,你看总可以了吧?”林华森急于求成的说道。

“一口价,二十亿!”西门烈伸出两个手指头说道。

“成交!”林华森一咬牙说道:“钱怎么付?”

“老规矩,先付一半,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西门烈如同轻车熟路,率性说道。

“好!这是一张银行卡,里面有十个亿!您先收下!”林华森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西门烈!

西门烈心中高兴,从来没有接过这么肥的差事。激动的接过银行卡:“成交!我稍微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出发!”

“好好好!一切都听西门宗师安排!”林华森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来人!”西门烈对着门外大声喊到。

一个道童,推开门,走了进来,应声答道:“师傅!”

“把这位雇主,带到客房消息,要好生招待。”西门烈大声说道。

“是!”道童应声答道,又转过身来,对着林华森说道:“请随我来!”

“西门宗师,等你消息!”林华森对着西门烈说完,便跟着道童离去。

看到林华森离去,西门烈高兴的拿着银行卡,在手里颠来倒去,把玩不已!

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么值钱?就算是虚无老祖的徒弟,也不该这么值钱吧?

刚才只顾谈钱,把这茬给忘了。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至于虚无老祖,他能因为一个徒弟,和我拼命吗?不可能的事!

西门烈在心里嘀咕着,开始盘算明天的行程。

“来人!去通知你们大师兄,二师兄,明天一早,随我下山。”西门烈大声喊到!

“是!师傅!”道童应声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