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白白胖胖

中午十二点左右,直升机降落在夏家园林的停机坪上。

小包子和秋星辰手牵着手在小酒吧里等待,眼睛一眨不眨地透过玻璃窗口看向停机坪。

当他们眼里出现两道熟悉的人影时,拉着手飞奔上前,一个抱腿,一个搂腰,两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秋望月。

一手摸一个包子头:“小然和星星都想我了吧?”

两包子响亮无比地回答:“想!”

安逸和于是带着司机上前:“嫂子,你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自从我哥过去后,就一直催着来这里等你了。”

于是笑道:“可不!哄都哄不住!”

秋望月眉眼弯弯,抱一个,拉一个。

两包子满眼都是依恋。

小包子:“妈妈,小然和星星哥哥,还有爸爸和管家爷爷他们一起把花花种好了。”

秋望月:“是吗?小然和星星真能干!”

大包子:“是啊是啊!姐姐,小然和星星种了好多好多!”

秋望月:“好呀。下午姐姐去看看你们种的花。”

两包子点头点头。

一行人分两台车,往主屋驶去。

到了主屋,两老正在客厅等着。

秋望月一手一个包子,进门:“夏爷爷、夏奶奶。”

两包子也跟着喊人。

夏奶奶对他们招手:“月牙儿,过来奶奶看看。”

秋望月上前,松开拉着两包子的手,握住夏奶奶的手:“夏奶奶。”

夏奶奶仔细端详秋望月雪白的脸孔:“月牙儿瘦了。”

秋望月:“……夏奶奶,我没瘦的。”过年呢,哪里会瘦得了!

包子爸低笑:“奶奶,呆会您让她多吃点。”

夏奶奶:“那是得多吃点。女孩子白白胖胖的才好。”

白白胖胖!秋望月一脸懵逼。

夏爷爷慈笑:“饿了吧?我们先吃饭再聊。”

夏奶奶:“对对,先吃饭。”

秋望月把夏奶奶扶起来:“夏奶奶,夏叔叔和阿姨、夏姑姑、姑父他们不在家吗?”

夏奶奶:“前两天,你夏叔叔陪你阿姨回娘家了。你姑姑和姑父都上班了,中午不回来。”

秋望月点头。

夏爷爷:“现在就只有我们几个在家了。过了元宵,风哥儿也要开始工作了。”

安逸:“外公,我明天陪于是回家了。”

夏爷爷:“你这小猴儿!去于是家里要有礼貌些!别像在家里一样没心没肺的。”

他还想于是这个小姑娘做他的外孙媳妇呢。生怕他到了未来的老丈人家里太过于不讲究,让她家里人对他的印象不好。

安逸:“外公,我可懂礼貌了!”

于是:“夏爷爷,我爷爷奶奶和爸爸妈妈都不会介意的。”

秋望月:“明天安逸陪你回家?”有点奇怪的感觉。

于是:“是啊,他说要去玩。”

安逸:“我哥给我两个月假呢!干嘛不到处去玩一下!”

包子爸:“别忘了正事就好。”

安逸:“什么正事?到时候去南海省吗?不会忘的!”

包子爸笑。

安逸有点摸不着头脑。

夏奶奶:“先吃饭吧,吃完饭再聊。月牙儿,你坐奶奶旁边。”

秋望月:“好的,奶奶。”

饭后,在客厅闲聊,直到两包子和两老人家都需要午休了,一屋人才散开,各自回房睡午觉。

包子爸背着秋望月的包:“月牙儿,下次不用带任何东西了,我给你买全了放房间里。”

秋望月:“嗯?我又不常来,干嘛要浪费钱买新的!”

包子爸勾唇笑:“以后会常来的,所以提前买了。”

秋望月的脸有点烧,她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不搭腔了。

小包子趴在秋望月肩上,睡意浓浓:“妈妈,我和星星哥哥跟爸爸一起去给你买了好多好多衣服!”

大包子嗯嗯嗯。

秋望月:“小然和星星给我挑的衣服肯定很好看。”

小包子:“妈妈最好看。”

大包子:“姐姐最好看。”

包子爸:“对。”

秋望月噗哧一声笑出来。

三个大小男人跟着一起笑起来。

走到住处,上了二楼,包子爸把背包放到她房间,再拉着秋星辰到他对面的房间,让他午睡。

秋望月的房间就在他们两个房间的中间。

约一个小时,每个人都起床下楼了。

几人走去主屋,夏爷爷和夏奶奶已经在客厅喝着茶了,安逸和于是陪在旁边。

几人围坐一桌,热热闹闹地喝了两盏茶。

小包子要拉秋望月去看他们种的花。

夏奶奶点点他的小鼻子:“小然都迫不及待了。”

小包子:“太奶奶,什么是迫不及待?”

夏奶奶:“迫不及待就是小然很想很想妈妈快点看到你和星星哥哥种的花。”

小包子点头点头:“是的是的,小然就是迫不及待了。”

奶声奶气的稚语让大家笑起来。

夏爷爷摸摸重孙子的小脑袋:“既然这么迫不及待,那就快去吧。”

小包子嗯嗯,拉着秋望月和秋星辰出门。

包子爸没让司机开车,自己坐上驾驶座。

秋望月和两包子坐后面,听他们叽叽喳喳地说着种了多少花。

包子爸看了一眼内视镜,神情愉悦地启动车子出发。

到了花田,两包子手牵手走在前,秋望月和包子爸跟在后面。

包子爸:“月牙儿,三月份,有些花就开了,四月份,大部分都开了。夏天,这片土地就花开成海了。你说的话算数吗?”

秋望月故作不知:“我什么话?”

包子爸停下脚步,拉她的手:“你说过花开时就嫁给我。”

秋望月:“我可没说这话。”

包子爸把她圈入怀中:“你不承认!”

秋望月眼里含着笑意:“哪有!我的原话是‘待花开时我们再谈’,可没说花开时就嫁你。”

包子爸回想,好像是这样。这小狐狸!

秋望月:“想起来了?”

包子爸:“那就到时再谈!”

秋望月有些意外。他竟然这么好说话了?

包子爸放开圈着她的双手,改为与她十指相扣。

小包子回头:“妈妈,你快点呀。小然种的花就在这里。”

秋望月拉着包子爸向两包子走去。

“哪些是小然种的?”

小包子用他的小手臂划了一个大圈圈:“小然和星星哥哥一起种了这么多!”

秋望月:“小然和星星真是太捧了!”

两包子笑得非常开心。

看到管家爷爷走过来,上前去拉他:“马爷爷,小然带妈妈过来看小然种的花。”

秋望月:“马叔。”

马管家看着与二公子牵着手的女孩,笑出一脸菊花,眼里有水光闪动:“哎!”

不打扰他们,自去巡视花田。这是他目前最为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