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姑苏燕子坞

“奉孝,你说,为何在这天下三大慕容世家之中,唯独只有这姑苏慕容氏心里还抱着那份光复燕国的幻想呢?”

嬴不凡此刻已经来到了苏州城外的太湖之畔,看着眼前这片绝美的水景,语气之中带有着些许旁人难懂的复杂。

慕容世家,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武林世家,单论家学渊源和江湖地位上来说,沈浪那一脉的沈家庄实际上根本无法与慕容家相比。

但慕容世家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分散,几乎天下五国之中都有他们的身影,所以表面上的威慑力虽然足够,但真正所享有的地位却无法匹配其应有的身份。

总的来说,除了那在大元蒙古成吉思汗统治之下的部分鲜卑慕容氏族人,这天下大约有三大慕容世家。

一是如今位居于江南七星塘的慕容世家,也就是慕容秋荻她们一脉,那应该算是三大慕容世家之中声名最响亮的一个。

二是另外一个位居于大隋,号称有着九朵金花的慕容山庄一脉,因为这一代慕容山庄庄主生出的那九个花容月貌的女儿,慕容山庄的名声倒也算是响亮。

而第三个,便是那个位居于大宋苏州城西燕子坞,一心一意以光复大燕国为最终志向的姑苏慕容氏了。

身为燕国王室后裔,有着一颗复国之心无可厚非,但真正让这位大秦亲王感到不解的是,在老祖宗慕容龙城死后,其余两大世家都纷纷不再提任何有关燕国之事,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复国的能力。

可这姑苏慕容氏,却依旧履行着慕容龙城生前定下的规矩,一心一意已光复燕国为己任,就连慕容复这种堪称是少年英杰的人物,居然也都以此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理想作为目标,而且行事手段也如此稚嫩,这着实有些贻笑大方了。

“王爷,人活着总是要有些信仰和抱负的,姑苏慕容氏是受到慕容龙城熏陶最多的一脉,复国之念早已刻入了他们的血液之中”

“慕容复能够成就如今江湖上南慕容之威名,恐怕背后也是有这种复兴燕国的念头在驱策着”

站在旁边的郭嘉脸上也有着些许感慨之意,不过他说着说着便解下了腰间的酒葫芦,似乎是想要借着太湖水景痛快地畅饮一番。

“你这家伙,本王总感觉你似乎一天不喝酒会死一样,早晚都得溺死在酒缸里”

嬴不凡有些无奈地轻斥了郭嘉一句,然后又带着些许感慨地开口说道:“有信仰寄托是好事,但这手段未免差了些,复国本应该是重在庙堂之事,哪怕笼络一些不得宠的朝臣也比笼络江湖人士来的强,想要以江湖之力和庙堂对着干,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说到最后,这位大秦亲王那说话的语气之中已经带上了几分不屑和嘲讽。

“慕容家是燕国王室之后这件事情在江湖上虽然流传不广,但那些能在各国庙堂上身居高位的大人物们又岂能不知呢?”

“依属下来看,不是这姑苏慕容氏不想笼络朝臣,而是朝臣大多都不愿意搭理他们而已”

郭嘉又往嘴里猛灌了一口酒,整个人看起来颇像是一个正在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狂生。

“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燕国灭于我大秦之手,就凭宋廷赵氏这一帮子软骨头的家伙,还没有胆子因为这种事情触我大秦兵锋”

虽然郭嘉此刻的样子看起来尽显狂气,不为天下读书人所喜,但嬴不凡却看起来很满意,不仅对他所说的话表示了认同,还并未与他计较其中的无礼之处。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两人之间多年的主臣之谊,也是因为这位大秦亲王生性有时表面上看起来的确过于凉薄了些。

由于脑海中那段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记忆,嬴不凡素来对这个世界的认同感不强,当年若非夫子针对其性格设下考验,或许这位大秦亲王至今也未能迈出成就天人至境这一步。

而这世上真正能让嬴不凡放在心底里面记挂着的,除了那位将其从小扶养成人,早已逝去多年的大秦庄襄皇帝嬴异人之外,也就只有嬴异人死前还心心念念的大秦江山社稷了。

郭嘉虽然只字未提大秦,但言语中流露出来的那份自豪和骄傲,却是让这位大秦亲王感到很受用。

而就在这一对主仆正欣赏着这太湖水景的时候,一个小厮打扮的男子跑了过来,然后向两人恭敬地行了一礼之后,便将一封书信递给了正在喝酒的郭嘉。

“哪里来的?”

郭嘉随手接过了书信,但并未在第一时间拆开,在说话的同时嘴里还一边喝着酒。

“是贾大人那里送过来的,说是事关慕容世家”

那名小厮低着头,神色颇为恭敬地开口回答道。

“贾诩吗?”

郭嘉顿时面色微微一凝,在随手驱散了那名小厮之后,当即重新将葫芦挂回了腰间,然后迅速打开了书信,开始仔细阅读了起来。

而当不远处那正站在太湖边上的嬴不凡,心神正开始有些陶醉于眼前那波光粼粼,优美宜人的水景之时,却看到自己的那位忠心下属突然满脸凝重地走了过来。

“王爷,贾文和派人送来消息,这姑苏慕容氏似乎出了点事情”

听到这话,这位大秦亲王眼中划过了一道惊讶之色,然后当即便将欣赏美景的心思和表露在外的情绪尽数收敛而起,脸上的神情重新恢复了平静和淡然。

“说吧!能让你这个浪子都这么满脸凝重的消息,想必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郭嘉听到这话,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快速开口回答道:“根据贾文和所说,慕容山庄以及七星塘那边,前几日都已经有人来了燕子坞。”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为何本王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呢?”

嬴不凡瞳孔顿时微微一缩,英挺的眉毛也随之皱起,眉宇之间也在这一刻多出了几分凌厉之意。

“这……这个……”

听到自家王爷这有些严厉的问话,郭嘉微微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回答,毕竟这件事情涉及到主子家里的私事,不是他这个做臣子的可以过多置喙的,这个道理即便是他这样的浪子也是非常清楚的。

“尽管说,更何况你以为你闭着嘴不说话,本王就猜不到了吗?”

嬴不凡心里隐隐多出了几分猜测,那张英俊的面庞上一下子变得阴沉了下来,语气之中也散发出了丝丝旁人难以察觉的寒意。

“是七星塘慕容世家的那位,配合慕容山庄的慕容九私下里使了些手段,即便是咱们安排在他们身边的人也是在人到了之后才知道的”

郭嘉感受到了自家王爷身上传来的那股冷意,但主上的私事他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实话实说。

“江南七星塘……”

其实在郭嘉尚未开口的时候,嬴不凡就已经猜到了此事一定和那个自己的确对其动过情的女人脱不了干系,毕竟慕容家一向是阴盛阳衰,而那个一手缔造了天尊组织的女子,也的确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但出于对自身的那份自信和曾经的那份情谊,即便是现在这位大秦亲王也不愿意真的相信那个女人背叛了自己,因为这些年来那个叫做慕容秋荻的女人待他的确是极好极好的,甚至还让这位武成王曾经动过立其为王妃的打算。

如果不是那江湖儿女出生的问题过不了大秦宗室那一关的话,也许这个打算早已成为了现实。

可现在………

想着想着,嬴不凡那阴沉的面色转而变得又难看了许多,把玩着右手无名指上的那枚黑戒指的力道也大了许多。

而一旁的郭嘉则是看到自家王爷那难看的脸色之后,早已把那放荡的姿态全部收敛了起来,默默站在一旁一语不发。

不同于贾诩这种在成家之后方才投效于这位大秦亲王的臣子属下不同,他郭嘉郭奉孝几乎可以说是从小便跟随在这位王爷身边的。

除去死去的先皇与长安君,还有当今的陛下和长公主之外,郭嘉自认为没有什么人比他更了解这位大秦亲王了。

这是一个能够看透一切阴谋算计,冷清到了冷酷地步,为了目的可以不讲任何情义,不择手段的枭雄人物。

从当年六国复辟之时,郭嘉便已经隐隐看出了这一点,所以这些年来他一直很好地把握着主从之间的尺度,并且一直本分做事。

要知道这位当年在翻云覆雨之间便解决了六国复辟的大事,并且以无比酷烈狠厉的手段将大部分的六国王族尽数诛绝,上至七老八十古稀老人,下至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婴儿一个都没有放过,真正做到了所谓的斩草除根。

而那一年,这位大秦亲王方才十三岁!

而就会跟随了很久的王爷如今这样难看的脸色,郭嘉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那是一种只有这位大秦亲王遭遇了自己人背叛或是欺骗的时候才会露出的神色。

而且每一次这种神色表现出来的时候,都会有数之不尽的人头落地。

郭嘉知道此时的这件事情哪怕是对于那些王公贵族的家庭来说都只是一些小事,甚至根本算不上什么背叛和欺骗,但眼前这位大秦亲王的身份却要比一般的王公贵族还要高上许多,心思同样也要深上许多。

或许是从小生在皇家,自幼便接触那些阴谋算计的原因,这位大秦亲王那强大的外表之下其实隐藏着一颗颇为敏感的心灵,尤其是厌恶欺骗和背叛。

虽然这一次只是一件小事,但很多情分都是从小事开始一点一点地消失的………

“给本王派人查清楚,眼下孤尚且还在大宋境内,如果秋荻她真的要来的话,孤不信她会背着我做事”

在顷刻之间,嬴不凡的神色已然恢复了平静,只不过眼眸深处却有那么一抹锐利之色都迟迟未曾散去。

听到自家王爷这句看似平淡,但内含冷意的话语之后,郭嘉连忙弯下腰来,神色恭敬地开口回了一句:“属下遵命!”

………………

太湖,燕子坞。

姑苏慕容氏盘踞之地,也就是苏州城有名的燕子坞,实际上是一片占地极广的水上庄园,而且还都是清一色的水上阁楼。

这些阁楼鳞次栉比,不仅规模宏大,排列整齐,在尽显了江南水乡之灵秀外,还隐隐透着几分皇室才应该有的威严和大气。

透过一条条水上长廊,在燕子坞的深处则有着一座远比周围那些阁楼更加雄伟壮丽的一座水阁。

而此刻在这水阁大厅之中,那位看起来一向温文儒雅的姑苏南慕容慕容复,正穿着一袭颇显君子之分的青色长衫坐在主位之上,脸上挂着一抹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而在他下首两边,则都分别坐着一个长着一张绝色容颜,身姿曼妙动人的女子,两人容貌上看起来也略微有些相似。

左边的一个看起来年纪要大上一些,身上流转着一股成熟妇人才能有的动人韵味,虽然此刻有些面目含煞,但身上依旧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风情。

观其容貌,赫然是在胭脂榜上排名第十位的江南七星塘慕容世家当代家主,慕容秋荻。

而右边的那一个则是要年轻了一点,绝色的容颜之上还尚且透着几分稚嫩,但眉宇之间却流露着些许冷傲和清高之气,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的凡俗女子。

这个女子叫做慕容九,乃是慕容山庄当代庄主的第九个女儿,也是慕容山庄九朵金花之中最出色的一个,年方二十便已有了不俗的武道修为,论起名声更是胭脂榜第十一位的美人。

并且不同于慕容秋荻只是面目含煞,这位年轻的慕容九姑娘脾气显然看起来更加烈一些,当即便开口说道:“慕容复,你用慕容氏宗谱威胁我和秋荻姐姐来这燕子坞,究竟有何事情?”

“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不要怪我这个做妹妹的辣手无情了”

此话一出,大厅之中那原本就不是很好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和僵硬了许多,其中甚至还多出了几分肃杀之气。

慕容复脸上的笑容也微微僵了一下,心头微微生出了几分不悦甚至是些许冷冽的寒意。

但终究是形势比人强,慕容山庄九朵金花除了慕容九这个老幺之外,各自几乎都嫁了个好夫家,真实的实力和底蕴远在姑苏慕容氏之上,虽然自己明面上占了个正宗的名分,但真动起手来还真奈何不了眼前自己这个族妹。

“九妹说的什么话?我只是觉得我们几家好久都没有亲近了,怕月后生疏了情分,所以特意请两位来叙叙旧而已”

毕竟是城府极深,不过转瞬之间的工夫,慕容复便压下了心头的不悦,然后赔着笑容开口说道。

而听到这话,一旁默不作声的慕容秋荻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冷笑,轻轻吹了一口茶杯中有些滚烫的茶水,然后开口说道:“虽然我不喜欢当年三叔的做派,但他骨子里多少还是存有那么一点大燕王族的气魄,只是没想到复弟你作为他的独子,说话居然听起来这般没有水准,在我等亲族面前你都还要装模作样吗?”

说到最后,这位慕容家命运多舛,但一向是巾帼不让须眉的铁娘子说话的语气已经冷了下来,甚至还带上了几分嘲讽。

这一下慕容复的脸色彻底难看了下来,像是这种摆在明面上的嘲讽,哪怕是城府再深也不可能会无动于衷,毕竟城府深并不代表着没心没肺。

但这位南慕容也知道慕容九得罪不得,眼前的这位慕容秋荻同样更加得罪不得,光是站在其背后的那位大秦镇国武成王,就足以让天下九成九的人为之胆寒。

而且他自己眼下要做的那些事情,是绝不能让那位大秦亲王知晓半分的。

想到这里,慕容复依旧只能勉强扯出一抹微笑,然后淡淡地开口说道:“我这一次请两位来,是想请你们见一个人。”

说完,他还没有等慕容家的姐妹答话,便快速拍了拍手掌,然后便有一个人从后方的门帘之中走了出来。

而当这个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无论是慕容秋荻还是慕容九面色都顿时大变,仿佛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