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灭亡

就在林致喂宁沉水的时候,在绿洲不远处的沙丘上,正翻起滔天巨浪。

那巨浪遮天蔽日,向着绿洲快速袭来。

不过眨眼,绿洲化为黄沙高高铸起,就好像这片绿洲从不存在,所有生灵从未来过。

三年后。

天下一统。

独孤修钥如愿以偿成为天下之主。

其中尔虞我诈林致不可知,她只知道,当她再出现时,已是物是人非!

白无双隐即江湖不知所踪,赵宣成为阶下之囚,南宫风墨垂垂老矣只差一命呜呼,谢碧云同独孤修钥的发妻分居二宫。

赖老二也是回归故地偏居一偶当了个逍遥王。

这个世界,似乎没了她,照样转着,无悲无喜。

林致现在来到了曾经的无殇国流云城。

她对重生时的场景仍是历历在目。

本以为是忘了的,但她高估了自己。

林府。

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富丽堂皇的林府。

走在残砖碎瓦里,林致尤记得一个五岁小女孩儿问她要礼物的场景。

虽说一切都是假象,可林致总不能释怀。

就算是假的,那也是她切身经历过的。

身后有脚步响起,林致回眸看去。

来人不是赵沐阳又是哪个?

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抱着一岁娃娃的女子。

这个女子,林致已经忘了叫什么,但她知道她是她赏给赵沐阳的。

“林小姐吗?”赵沐阳的声音依然轻朗,只不过透着些许不确定。

林致不怪他没认出来,毕竟她的模样变化很大。

风干的皮肤包裹在骨架上,大大的黑色斗篷自她醒来就从不敢取下。

赵沐阳身后的女子很焦急,她似乎对林致很恐惧。

但却不放心赵沐阳似的,隐在赵沐阳身后寸步不离的跟着。

“沐阳,你变成熟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林致远远的站着,并未靠近。

“真的是你?!”赵沐阳快走几步,林致连忙制止。

“不要过来,我马上就要走了,我还想给你留个好印象的。”让一切停在最初就好。

“你怎么了?是脸部受伤了吗?”赵沐阳的神情焦急,他不顾林致的喝止,快速到了林致跟前。

就在掀起林致头上帽子的一瞬间,他的身体已然呆住。

“再见!”

“再见……”赵沐阳愣愣说着,任由林致走远。

他们,已然天人永隔……

曾经美丽的女子,已经变成了红颜枯骨,再不见生气……

一个月后。

林致在独孤修钥的寝室见到了独孤修钥。

他本是睡着的,但在林致进来的一瞬间,便坐了起来。

似乎他早就在等着这一刻。

“致儿!”独孤修钥向着林致走来,林致掀开了斗篷,伸出了五指。

她的五指里抓着一枚完整的镇魂石。

此时的镇魂石是会跳动的,散发着五彩光芒的。

“还给你。”林致笑着说道。

独孤修钥似乎没料到林致成了这副样子。

他的心痛如刀绞。

三年来,他一点儿林致的消息都没听到,他不知道任何消息。

就连啾啾都消失了。

他在等,他一直在等,一直在等……

“我不需要这个,我在等你。”独孤修钥很想给林致一个拥抱,想问问她这三年都经历了什么。

可林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让独孤修钥本就心痛如绞的心脏更加痛彻心扉。

那种痛,散布全身,让他没靠近林致一步,都犹如刀山油锅里行走一般。

“我想知道,你,爱不爱我……”林致最后问道。

“爱,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你。”

“好,我再信你一次,你再来找我吧……下次,我希望,只有我们俩。”林致笑着说完,身体快速消散。

她的骨骼皮肤,瞬间化为齑粉,随着齑粉飘散,林致的灵魂钻进了镇魂石里。

“不!致儿!不!你不能这样!”独孤修钥的判断力始终没错。

地上的骨灰只是皮囊,而此刻他手里的镇魂石才是林致重启人生开关。

是真正的重启。

独孤修钥捧着那颗小小的藏有巨大能量的镇魂石足足看了三天。

这三天,他做了一个决定。

“叫他来。”独孤修钥推开殿门对着张平吩咐道。

这个他,是于三石。

于三石的身份并不简单,他是独孤修钥最初的敌人。

“这里归你了!”

于三石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垂眸问道:“她回来了?”

独孤修钥不置可否。

“好,很好!哈哈哈……”于三石的笑声悲凉,悄然握起的双拳缓缓松开。

“这次我不再出现,你们自由了,但我不保证别人会如何,你们好自为之。”

“帮我办件事。”独孤修钥难得用祈求的语气。

“白无双?”

“对,还有南宫风墨,他们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风平浪静。”

“你想让我怎么做?”

“阻止他们得知这个消息。”独孤修钥说完,留下禅位书飘散而去。

心脏处的镇魂石不停旋转,时空之门迅速打开。

明亮的控制室里。

啾啾已经消失,屏幕上白光一闪,空无一幕。

把镇魂石塞入一透明平台凹处,南宫风墨身体顿时碎成万千透明透明光片融入四周屏幕。

待镇魂石恢复黝黑体质平稳下来后,这里的所有运作自动开启。

屏幕里,新生仍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