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梨生破境

灵界小修 十层老怪 2502 字 10天前

秘境空间之中,梨生寻地盘坐下来,两只长耳朵自两肩垂下,耷拉在地上。

灵焱花的种子与梨生的拳头差不多大,梨生将之放在身前。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一缕元精灵气便自他掌心发出,被渡送到灵种内部。

似是受了这一缕灵气的扰动,灵种光滑圆润的表皮忽是裂开了一个小口,嫩芽自其中钻了出来。

这株灵花会在三日内完成由发芽至枯萎的过程,梨生寄存的元精灵气也会随之发生蜕变,成为类似于筑基丹中灵液一般的灵物。

梨生入定调息,将自身的状态调整至最好,已备三日后破境。

转眼三日过去,灵种已然长出了茎叶,开出了一朵火红的花。花生九瓣,形若烛火。

梨生此时气息满溢,已至一阶的圆满层次。他张口一吸,一股灵气自灵焱花上钻出,被他收归体内。

此一股元精灵气很少,但十分精纯,浓郁如液,显然已是随着灵焱花的长成,蜕变到了筑基层次。

这一道元精灵气入得梨生体内之后,梨生默运法诀,将之凝为一滴灵液,炼化起来。

炼化一经开始,立时引动了梨生自身灵力向更高层次转变。

只是这灵焱花终究不是自然生长,在梨生内视之中,体内的一滴元精灵气有些不足,也不知能否支撑他顺利突破。

梨生突破之际,张崇来到了此间。

他先是看了看梨生的状态,见其人正在攀登上境,受不得干扰。他细观之下,觉得梨生没有走火入魔的迹像,于是弯腰将地上的灵焱花收好,出了秘境空间。

灵焱花在花开之后仅可维持一日,张崇还有十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他转念一想,自己大可不必早早将之给段锐锋送去。

如是段锐锋果真对灵焱花志在必得,那张崇去得晚些,留给其人考虑的时间自也会少许多。这样一来,张崇无疑是可以在交易中占据一定的主动。

他在海心蒲团上坐下,而后取了一枚中品灵石握在手中,开始修炼。

又过三个时辰,张崇自入定中转醒,带着灵焱花往笼尾市坊而去。

稍加打听之下,张崇寻到了段锐锋的临时洞府。他轻扣院门,不多时,一名小童便过来开门。

“前辈有礼,敢问您是来找谁的?”

“你去给段锐锋通传一声,便说张崇有事需见他一面。”

小童转身去通传。

过得小半柱香功夫,段锐锋亲自迎了出来。

他抬手一礼,面上并不如何热情,甚至稍显冷漠。

“执事有礼!”

“段师弟有礼!”

“不知执事有何事寻我?”

于门口发出此问,段锐锋这却是稍显怠慢了,张崇也不在意,道:“有一件要紧事情需得和师弟当面商量。”

段锐锋:“要紧事?既如此,那便请执事入内一谈吧。”

二人落座,有小童奉上灵茶。

张崇没有去尝,他只神识一扫,便察觉此灵茶品质一般。

张崇:“程锦失踪,战船上如今便只余三个筑基修士,这不合宗门定下的规制,故我想请段师弟上船帮衬一二。”

段锐锋身子微微往后仰,道:“这事情执事应当与无为师兄商量才是,如是无为师兄做此安排,那我定不推辞。只是现在嘛,我们一行人任务在身,还需听无为师兄调遣才是。”

张崇可不信段锐锋等内门弟子会这么听无为的话。

平日他需交代龙越、赵玲什么事,那都是商量着来,也只有面对敌人时才有一定的指挥之权。

好在张崇这回是有备而来,他取出一个玉盒,托在手中。

“我手上恰好有一朵灵焱花,偶然得知师弟可能需要。以此花请师弟上船相助,未知够不够?”

一听是灵焱花,段锐锋立时眼前一亮,他站起身来,自张崇手中接过玉盒。

他打开一看,见果然是灵焱花,顿时大喜,脸上显露笑意。

段锐锋:“你是从哪得来的?”

张崇:“何处得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花对师弟有无用处?”

段锐锋:“自是有用的,只不过……”

他将玉盒合上,放在桌上,两个手指轻放在上面。

“无为师兄终究是主事之人,越过他私下决定此事,多有不妥。师弟我身上还有市坊镇守的任务呢。我愿以灵石……”

张崇也是起身,“这却是叫师弟为难了,罢了!”

张崇佯装去拿回玉盒,同时言到:“只可惜此灵焱花仅有几个时辰的存留时间了。”

“慢!”

段锐锋复又拿起玉盒,以神识仔细检视灵焱花,发现张崇所言不虚,此花确然难以保存多少时间了。

他若想借此花之力炼化灵火,那便只剩几个时辰了。

“罢了”,段锐锋言到:“战船事关市坊安危,宗门派下的任务便是镇守市坊,我若是再做推辞,只怕就有负于宗门了。”

张崇:“还请师弟稍作准备,及早去战船上熟悉大阵。”

段锐锋:“我明白,如无意外,师弟明日便会上船。只是眼下,师弟我却是需要赶紧闭关炼化灵焱花,不能远送,还请执事见谅。”

张崇:“不妨事,修炼为重,我这便告辞了”

段锐锋抬手一礼,“执事慢走。”

张崇还礼,而后离开。

有一名内门弟子上船接替程锦之位,想来无为也难开口再提接管战船之事了。

纵然杂事扰人,张崇却也不得不耗费灵石、精力去做这些事。好在他还从魏若拙那里换到了一批深海玄铁,也算是意外之喜。

回到战船舱室之后,张崇再入秘境空间。

此时的梨生已然自入定中退转出来,其人气息不同以往,强盛了许多。

张崇走过去,梨生见了,飞过来向张崇一礼。

“此番能成二阶之境,全赖道友之助,梨生拜谢。”

张崇还礼,“不必多礼,修行之途,互利互助,倒也不必言谢称恩。能以灵焱花成就,还是靠你平日苦修。”

梨生刚刚筑基,对这一身修为尚不能掌控由心,气息盛而不敛。

“梨生,你且先去巩固修为。再则便是五色灵米需得交代活傀儡适时种下。”

“好。”

“修行之途从来都不是一心苦修就可以的。你当需好生考虑日后道途,终日在此间修炼是不成的。”

梨生听得张崇提醒,也是思考起来。

秘境之中有灵田,在以往能提供给他大量一阶灵植,使修炼进展神速。但是如今他已然步入二阶,此间能给他提供的助力却是不多了。

由于早年被掳,他这些年也是没有条件去修炼什么护道手段,如今只是空有一身修为。

梨生一时思考不深,但他终会明白——他需要一片更为广阔的天地。